• 搜人物
  • 搜作品
简体/繁體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

出生:1848年

逝世:1903年

国籍:法国

作品风格: 后印象派, 现代艺术, 印象派, 原始主义, 综合主义, 象征主义

欧仁·亨利·保罗·高更,1848 年6月7日生于法国巴黎,印象派画家。大部分艺术史家将他归于后印象派。他死后作品才开始名声大噪。 他是印象派的代表人物,除去绘画之外,在雕塑、陶艺、版画和写作上也有一定的成就。他对色彩的使用导致了综合主义的产生,加上分隔主义的影响,也为原始主义的产生铺平了道路。

保罗·高更作品集

午睡作品圣泉作品躺着的塔希提妇女作品英国风景作品水果盆里的花作品布列塔尼农场作品女人和白马作品静物与鹦鹉作品
保罗·高更作品
保罗·高更

  出生于:1848 年 6 月 7 日,法国巴黎

  逝世于:1903 年 5 月 8 日,法属波利尼西亚希瓦瓦岛阿图奥纳

  高更在1848年出生于巴黎,出生时父亲34岁,母亲22岁。他的父亲克洛维·高更(Clovis Gauguin)是一名激进的共和制思想政治新闻记者。1849年“反君主制”军事政变失败之后离开法国,打算去秘鲁投靠妻子阿琳·玛丽·夏札尔(Aline Marie Chazal)的家族,创办新报纸,但在海上旅行途中心脏病发去世。高更的外祖父安德烈·夏札尔(Andre Chazal)是一名雕刻师,外祖母弗洛拉·特里斯坦是一名社会主义激进派作家。他的外祖父后来因袭击外祖母而被以谋杀未遂罪判处监禁。高更一直在秘鲁生活到七岁,幼年时期异国风情的记忆,跟他后来流浪旅行的习惯有很大的关系。高更深深敬爱母亲和外祖母,他的母亲没有屈服于困难,凭自己的双手扶养起一双儿女,而作为社会主义先驱的外祖母也对他产生了较深刻的影响。

  1855年,高更一家回到法国,居住于奥尔良。他曾多次转学,11岁进入圣梅曼小教堂的一所天主教寄宿学校。3年后进入巴黎的一所海军预备役学校“Loriol Institute”读书。1865年他当上了船员,几年之后便升为二副,之后又进入海军,这段海上生涯,让他航海到巴西、巴拿马、大洋洲、东地中海和北极圈。1871年高更离开海军,而他母亲在他出海时(1867年)就已过世(高更当年并未得知此消息),在他的监护人Gustave Arosa帮助下,高更进入巴黎的Paul Bertin证券交易所。1873年高更同丹麦人Mette Sophia Gad结婚,踏出了中产阶级生活的第一步,不久之后有了第一个孩子,往后的几年,高更慢慢的巩固了职务上的地位,十年后,他不仅拥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在郊外有一栋房屋,并且拥有贤慧的妻子和五个孩子。在这段期间,他在Arosa和证券交易所同事Schuffenecker的劝诱下,开始作画,Arosa本身是相当有品味的艺术收藏家,收藏了许多当时法国著名画家的作品,Schuffenecker则是业余画家,在二人的影响下,高更逐渐向画家的道路迈进。

  高更在Arosa的引荐下,认识了许多当时极其前卫的印象派画家,高更积极的接受了他们的观点,并且接受了印象派创始人毕沙罗的指教。1876年,他的作品在沙龙中展出,之后连续五次参加印象派的画展,高更开始梦想当一位职业画家,而让他决定改行还有外部的因素,1882年股票市场狂跌,使高更感受到作为股票经纪人职务的危险,更下定决心成为画家。

  但运气不佳的是,由于美术市场也受到经济景气的冲击,使得画很难卖出去,也影响到高更的艺术创作。1884年,高更全家搬到里昂,虽然家庭生活支出减少了,但是收入仍然是个问题,随后,高更一家又移居到丹麦的哥本哈根,高更也在此时当上防水帆布的推销员。由于经济的困窘和其他的冲突,高更在1885年搬回巴黎,1885年6月高更和妻子分居,并试图从他所爱的自然生活中建立起自己独特的画风。

  1886年,高更暂时寄居在Schuffenecker家,又为了生计当起海报张贴员。此时他开始离开印象派,摸索自己的创作风格。促使高更画风转变的最大原因,是法国西北部布列塔尼地区特别的风土人情,丝毫未被庸俗化,颇受画家们的喜爱。从1885年夏天开始,高更便渴望逃到“不列塔尼的乡下去作画,过生活费较低的生活。”1886年,高更第一次来到布列塔尼,同年7月搬进阿凡桥的葛罗奈克公寓。由于此地有悠久的文化传统,独自的语言、民族服装和宗教祭祀(布列塔尼人是凯尔特人的后裔),这些均唤醒了童年时期,深深刻在高更心中对异国风情和原始性艺术的憧憬。

  1887年,高更和画家Charles Laval来到巴拿马,由于经济来源匮乏,使二人不得不去巴拿马运河工地当苦力,不久便离开巴拿马,顺路到了马丁尼克岛,在这里的生活比巴拿马要好,但高更染上了赤痢和疟疾,不得已回到法国。旅行以失败结束,但高更对自己的艺术进展相当乐观,逐渐地,高更比布列塔尼的其他画家显得更略胜一筹。

  1888年10月,高更收到了梵高的邀请,请他到法国南部亚尔的家里过冬。表面上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但不久之后,两个男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便日益加深。12月23日,梵高切掉了自己的一个耳朵,高更则回到了巴黎。

  1890年,高更决定去法国殖民地大溪地旅行。他打算在大溪地“融入纯粹的自然之中,只与‘野蛮’的人们交往,并要同他们一起生活”。1891年6月,他到达大溪地,但那里的第一印象却使他的期待落空,首都巴比提已经极度的西欧化,这个国家在殖民统治下挣扎在困苦中,由于欧洲人带来的疾病影响,一百年前拥有七万人的土著居民,已减少到只剩下七千人,而且当地许多风俗和习惯也衰落。尽管如此,高更并没有畏惧,他在玛泰亚的农村租了一个小房子开始作画。当地生活成为他灵感的泉源,繁茂的植物和丰富、鲜艳色彩的居民服饰,原原本本地成长为他所使用的色彩。他的多数杰作都在这一时期完成,其中也包含几幅描绘他的情人─13岁少年特哈玛娜的作品。

  这些绘画中的景象看似表现了牧歌般的美好,但对高更来说,老问题却日益突出,他的钱已经用光,他甚至不得不用腐烂的面包和树果实做成的粉浆来作画。他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由于和土著女子接二连三的性行为,使他染上了梅毒,这种病在当时还是不治之症,在以后的一生中都为此而烦恼。此外,根据高更传记的作家David Sweetman所述,高更也可能是在里约热内卢时感染梅毒,当时高更41岁(1891年),他变得爱睡觉没有精神,且开始咳血,一天咳出一升,而且痛得好像心脏要跳出来。

  1892年,他被送进巴比提的军医院,治疗梅毒性心脏病,但是高更从来不承认梅毒。虽然他并不情愿,但高更在1893年终于不得不提出了返回法国的申请。但是,这只不过是他暂时的后退。回到巴黎的高更因为得到了伯父赠予的遗产,经济状况有了一定程度的好转,但这笔钱却使他永远离开了法国。

  1897年,高更画出生平最大幅的(高1.5米,宽3.6米)的经典作品《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

创作特点

  形式感

  高更的画作在形式感上具有独特的装饰特色。画面呈现出单纯而朴实、区域色彩平面化的特征,画面中的形象高度概括、简洁而又形神兼备,画面具有强烈的装饰性和形式美感。高更使用特殊的构图和鲜艳的色彩,将不同的物体组织在一起,使画面各元素之间的形式构成存在联系,使画作富有形式感、秩序感、韵律感及节奏性。

  高更在平面中寻找出表现三维空间的特殊手法。他通过画面的分割、色块对比、物体的遮挡等关系,营造出一种多层次的空间视觉效果,而空间感就由此产生了。

  色彩

  高更在画面形象上高更以大胆的单线平涂色,黑线勾边,用线条来分割色彩,也就是说他放弃了传统的光影与明暗,放弃了光源色对物体的影响,运用线条而不是运用体积感来处理画面中事物的边缘。在他的绘画作品中,看不到相近的调和色所塑造的事物,而是纯色的平涂、流畅的线条和朴实的颜色,使画面形象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美妙的装饰效果。

  (一)高更早期绘画色彩的特点

  1.色彩三原色的运用

  高更早期绘画是属于印象派画风的,印象派是以瞬间的印象做画。绘画只会着重考虑作品的总体效果,顾及不到枝节细部。以豪放的笔法做画,而作品就缺乏修饰效果,是一种对笔法较草率的画法。而高更早期绘画作品深受毕沙罗的影响,他也采用印象派传统的用色方法以红、黄、蓝三原色为主绘制了一批带有浓厚的印象派特色的作品。在1875年,他创作出《伊埃纳桥附近的塞纳河》,高更直接在画布上抛开黑棕土黄三色,回归三原色,以绿色来画天空和河流,用一片黄色来表达积雪覆盖的河滩。

  2.绘画色彩与光影的结合

  因高更内心对绘画艺术的探索,而使高更对印象派绘画产生了不满足感。1880 年代早期,高更将笔触放松、变宽 ,大胆地、自由地加重色泽的明亮感,开始注重刻画细节。在对待光影处理方面,还有着鲜明的印象画派的特点。在他创作出《裸体习作》这幅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出到画中颜色上使用了大部分黄紫对比色、裸体的是玫瑰红和绿色,有深蓝色的阴影,像是用微温的熨斗烫过似的肤色。他看重光影的变化,使用大面积色彩平涂的手法、颜色大胆强烈,注重物体的体积感、线条干净利落,构图简洁。

  (二)高更绘画中期的色彩表现—“综合主义”绘画理论的应用

  高更在巴黎认识了梵高,从梵高的身上认识到什么是“别具一格”。于是他开始尝试突破印象派的绘画手法。强调绘画应抒发自己的感受。

  1888年,他再度来到布列塔尼,结交了许多画家,这些画家的“简化形体,用线条勾画形体边缘,色彩使用平涂的画法”的观念影响到高更的绘画观。之后,欧洲开始流行日本浮世绘,而高更也非常喜欢浮世绘,浮世绘版画中平面平涂的技巧,艳丽的单色,流畅的线条都吸引着他,高更便把这些绘画观念进行修正和润饰,形成高更的“综合主义”绘画的基础理论,此后与印象派决裂。

  在高更的《布列塔尼的牧羊人》这幅画中,他从日本版画中学到用色彩来平铺画面,重色勾画物体边沿线。画面中,他用了不同的绿色,近景草地是深色的绿,屋子的前面是浅绿,远处的山是泛黄的绿,在不同的绿色之间夹带着红色的土地,使画面在对比中达到统一。从这幅作品里可以看到,高更提升了自身的色彩修养。

  (三)高更绘画成熟期的色彩表现

  1.利用条状色块来装饰画面

  在高更的风格成熟时期,我们可以从他的画作中看到许多条状的色块,这些条状色块简洁明确,使画面的色彩对比更为和谐。1890年,高更的作品《蓝色屋顶》中,整幅画中多处用了条状色块,高更用绿色的条状色块来表达前景中的草地。围墙里头的房子和墙面也画成了色块,屋顶是橘黄色和褐色的,墙面是蓝紫灰的,他用不同颜色调和成的浅色来画院子里的地面,使人的视线就被蓝色屋顶的房子给吸引住。整个画面显得暖色调很多,但中间的屋顶是蓝色,这就压住了画面,在视觉上也会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2.色彩纯度在绘画作品中的运用

  高更早期绘画中色彩纯度不是很高,且许多颜色是过渡调和的,也不知道如何在画作中运用色彩的纯度。而大溪地之行,他看到美丽的大溪地的景色,他便把色彩直接涂抹在油画布上,用色彩来表达自己对大溪地的喜爱之情。高更在作品《棕榈树下的大溪地女子》中,草地用的是纯度较高的黄绿,他不能与其他颜色一起调和,高更就是直接把颜色涂抹到画布上。这样显得画面的色彩纯度会很高。而高更运用色彩的纯度成为他作品中的一大特色。

后世影响

  高更对现代艺术的贡献体现在理论和形式上、对绘画本质的信念上,他认为绘画的本质是某种独立于自然之外的东西,而艺术就是他所向往的某种生活方式。他的绘画风格、绘画形式,都摆脱了精神上的束缚,贯穿着神秘、原始、象征、主观的绘画理念。他从原始艺术和传统艺术中获取灵感,无论是构图还是色彩,都具有很强的装饰性效果和神秘感。他那粗犷、有力的绘画风格,以构思的大胆、线条的单纯、纯真净美而又鲜明的色彩、具有很强装饰性的构图而触动人们的心灵,追求对形态和色彩的极富主观性的夸张,对后世艺术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为各种原始艺术和象征艺术开拓了道路,指引了方向。

人物评价

  美国艺术史家约翰·基西克:高更在他的作品中希望更多地摆脱自然观察的束缚,让观众在一定程度上独立领悟更多的个人意义,这些在以前的艺术中是不可能得到的。

探索更多艺术家